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文◎陶樂思
坐在電腦前想著如何介紹張天宇這位狂放浪漫的紐約街頭藝術畫家,腦海中先浮現的卻是張天宇的夫人宋瑜華小姐,心中也不斷思索著,到底是一位什麼樣的女性,會默默的持守著家庭,成為先生堅強的後盾,任由先生展翅飛出不一樣的天空?
張天宇先生原是一位退役的砲兵少校軍官,他玩過飛彈、火箭、金門240大砲,還在野戰部隊待過八年,退伍後也曾任職高級壽險顧問。但這些經歷,都壓抑不了他體內浪漫癡狂的藝術家靈魂。1999年,他毅然離開台灣,飛到堪稱全球藝術心臟的紐約,成為當地的街頭藝術家。
紐約本就是一個各式文化匯集的大本營,在花花綠綠繁盛繽紛的藝術外表下,藝術家與藝術家、各名校大學教授、紐約市政府官員、市井小民、警察、律師、餐廳老闆、攝影、書攤、小販、流氓、地痞等出身迥異的各路英雄好漢,爭相磨蹦出不同的藝術火花,這樣的際遇見聞,也豐富了張天宇的創作張力。

在紐約的「街頭藝術」界,爭地盤搶客人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不止藝術家彼此之間的地盤之爭,連攤販、流浪漢、扒手、裝瞎詐騙的,個個都想來插上一腳,驚險之餘自然趣事也不少。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小美一直是印書小舖的好朋友。她在自由時報當記者時,出了一本《時間的病》,將她採訪的一位因治療血友病而感染愛滋病的鄉下孩子李錦章,從小到大到病逝,用盡生命氣力與血液疾病搏鬥的感人故事寫出來。
出書時,小美還算是個菜鳥記者,但是她對生命的熱情超級旺盛,不但代李錦章出了書,更介紹了龍大姐祥燕來出版《爸媽,我在這裡》,讓龍大姐從此踏出自己的生命路徑,用一場場演講走進人群中,帶給許多失智症照護的朋友莫大的勇氣與信心。(題外話:我們幫她在台北辦了一場新書發表會,後來她寄照片來,我嚇然發現魏德聖導演竟坐在最前面一排,原來當時他的《海角七號》還沒上映,認識他的人也不多,他是因為幫失智症家庭照護者拍過一部記錄片《我的灰姑娘》,主角之一就是龍大姐,因此受邀出席發表會)
2010年初,小美介紹了一本《上海 骷髏地》(簡體)來讓我們協助出版發行,因為這本書只可能在出版自由的中華民國臺灣出版,在工商業發展突飛猛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這本小書是令大陸領導者膽顫的禁書。這本書並沒有談到讓大陸敏感的西藏或臺灣問題,而是談中國的家務事、中國人民的基本生活權利、人性的尊嚴,它記錄的是「上訪者」──也就是個人權益被侵害,向國家申訴的人民百姓──在中國的不堪處境。
這本小書只有64頁,作者是大陸人,《紐約時報》的簽約攝影師,也在《時代》(Time)雜誌、英國《衛報》(Guardian)、德國《明星》(Stern)雜誌等國際知名媒體發表過新聞照片。
我很喜歡這本書,但我無法具體形容它。以前讀人類學時,學到一個概念叫「文化衝擊」(culture shock),套用到這兒,也許「上海驚奇」(shanghai shock)會是個適當的形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其實我們已經出了兩本「18禁」。
印書小舖剛創立的前一兩年,一位攝影師找我們印製一本男體露點寫真,印刷廠老闆之一是虔誠的佛教徒,這本被他認為「傷風敗俗」的作品差一點還不給我們印。
《深淵》是我們正式出版的第一本「18禁」。剛拿到作者「幕後黑手」寄來的書稿,我第一印象是聯想到家裡書櫃上那套「世界性文學名著」,這套情色文學全集替我打過預防針,所以我對這類作品接受度很高。
黑手兄是個嚴謹的傢伙。簽約前,我們不斷地討論了書的內容、印製的數量、市場接受度等等。等到快簽約了,我才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我們的文字編輯都是女性,多半還是黃花閨女,這本書一旦開始編製,我可能還得先徵詢看看這露骨的尺度誰能接下來做。
我很久沒有看這麼「有感覺」的作品了。由於想幫黑手兄評估市場,我把書稿印出來從頭到尾看了一遍,在辦公室裡偷偷讀,這種閱讀經驗也很奇特。作品裡,主角有穿衣服的場景不多,「性」在書中四處流洩,「愛」則潛伏在字裡行間,讓故事裡外的人們捉摸不定。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