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到「使命必達」,大概都很容易聯想到「快遞公司」如何突破萬難替客戶即時將貨品送達指定地點、指定時間、指定人士手上的畫面。

「使命必達」這幾年無意間也成為印書小舖的代表性格之一。

一位客戶來信說道,她本來和一間出版社簽約出書,後來事情有了變卦,但新書發表會在三周後就要舉辦了,來賓都約好了,她來問我們可不可以幫忙。我跟她往返幾封信討論,本來想替工作繁重的編輯部婉拒她,但看她確實也找不到其他可以救火的出版社,只好跟她釐清一些後續配合細節後,就答應替她處理。

已簽約的一位客戶,來找編輯確認進度,後來把我叫了下去。我聽說是客戶對進度感到疑慮與憂心,一下樓,我就跟怒火中燒的客戶笑著說,保證如期交貨,我會協調編輯部把進度安排好,出書的流程我很清楚,甚至會提前交貨,請他務必放心。客戶聽我這麼一說,深鎖的眉頭一下子柔軟,愉快的離開。老實說,只要客戶有事先跟我們壓出書日期,公司要我這個老闆配合加班趕工都行。

每間公司大概都會發生人力調度不佳、客戶交貨進度被拖延的狀況,印書小舖也難免。

我們文字編輯才五個人,美術設計三人,必要時我和另一位有編務經驗的業務也會支援文字編輯,全公司有十個人(剛好一半)可以加入出書的生產線,而我們一年有數百本不同的書要生產製作。

自費出書和富士康之類高科技公司的生產線有極大的差別,也和一般傳統出版社極不一樣。作者是boss,也多半是第一次出書的陌生人,每一張出書的訂單接進編輯部,編輯們都要從頭開始瞭解作者的個性、要求,也要瞭解作者的作品特色,以及作者對「書」這個成品的標準與期盼。作者不一定懂或多半不懂編輯的流程與細節,因此不論是我們拖到進度或是作者自己的因素造成耽誤,都難免會讓作者開始焦慮和憂心。

出書是替作者圓夢,我也希望務必要讓作者盡可能安安心心走過這一至兩個月的圓夢路程。

案例往前推,我們最快的出書時間是兩周,一周幫作者排版設計校對,一周給印廠印書。有一次客戶書稿都還沒整理好,卻要在一個月內出書,我只得親自下海,在上班時間躲進咖啡館替客戶修稿,接著再親自跟美編配合與指導,以最短的時間替客戶做好這本書。(後來該書還被大陸出版社買去簡體版權)

「使命必達」其實挺累人,我們只是出版社,是可以不需要這麼替客戶拼命。我知道同業的作法是會壓產能滿載的時程,沒有急件插入的機會,替客戶救火自然是免談。況且,不過好心不一定有好報。有時候好心替客戶救火滅火,也遇過火勢沒控制好,反而讓自己輕微燒傷的狀況,或者不好意思跟出書負擔沉重的客戶多收多少急件加成。但如同多數客戶認為我們是「文化人」不是「商人」一般,或許「使命必達」從商業角度來看並不是很好的編務管理和獲利模式,但「義氣」太重的小舖,大概短期內很難不替客戶赴湯蹈火吧!替客戶圓夢是很吸引人的使命,尤其是看作者收到書時的滿足與滿意。

創作者介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