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味道

 

澎湖監獄 蔡國龍

我的家在隔海的臺灣島南方──屏東家裡有我熟悉的親情更有自由的氛圍。家!佇立在遙遠的島上南方屏東,不在這個離島的冰冷鐵窗。

那一日母親自己一人跑來會客,整個過程讓我慚愧不已。沒有人陪伴您來?瞧著您愈形低矮的身形,佝僂著,一步一步邁入會客室,扶著灰白的牆壁,緩緩落坐下來。可知我心多酸、多心疼、多麼不捨,皆因不肖的我令您如此勞累,這般奔波。

我說:「何必這麼老遠跑來看我?」

您說:「我不是來看你啦!我是來這乎你看我的,若是要看你隨時都嘛可以。今仔日卡閒啦,所以來乎你看看咧你有想阿母仔嘸?」

06-3735829.jpg  

「喔我想您咧啦」不禁潸然淚下,一時間無法言語哽咽不已。

盈著感動的淚水望著母親孤零的身影,會客窗的鐵門沒有一絲絲的流連眷戀,無情的緩落,手裡提著母親寄入的會客菜返回工場,途中低著頭想像七十歲高齡的母親,自己一個人買票搭飛機,找著「鼎灣新村」,就為了來給兒子看,帶著兒子愛吃的家常菜。擔心著兒子穿不暖、睡不好。這就是親情、母親的愛,遙遠、辛苦的母親的味道。

母親的愛沒有變,手路菜的味道沒有變,唯一改變的是我的「家」,灰白的牆壁、冰冷的鐵窗、堅硬的水泥地。可是我明白在這裡循規蹈矩的過生活,才是回到「原來的家」不二的法門我的家終究是在隔海的南方而不是這裡。家裡有熟悉的親情自由的氛圍,母親愛的味道。

 

本文選自《媽媽永遠守候你:白象文化2015母親節徵文「鐵窗內的母愛芬芳錄」專輯》,白象文化出版,http://www.pcstore.com.tw/elephantwhite/M20248645.htm

創作者介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