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媽媽

 

臺中監獄 張朝生

「母親像月亮一樣,照耀我家門窗,聖潔多麼慈祥,發出愛的光……

一首耳熟能詳的歌,描述著天下每一位母親就像月亮一樣可是我的媽媽和別人不一樣,對我來說,我的媽媽不是月亮而是太陽。發光、發熱的帶給我希望、方向的「太陽媽媽」

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已過世五個小孩裡我是最調皮的那個生長在所謂的單親家庭,我永遠無法想像,一個女人年紀輕輕在鄉下地方是要俱備多麼堅強的毅力多麼強大的力量才能維持教養一個擁有五個孩子的家庭媽媽曾經告訴我說:「阿母是草籽啊命,就算是石頭縫也會活、也會發芽」小時候不懂媽媽說這句話的心情,只覺得媽媽好厲害,連石頭縫裡都能活下去其實啊!這句話是母親為自己加油打氣,天無絕人之路,永不放棄。

記憶裡,有一天傍晚因為愛玩,頭去撞到牆角,傷口極深而且血一直流,又因經常闖禍害怕媽媽發現,又會被母親拿竹子打於是躲在棉被裡哭直到晚餐時才被媽媽找到躲在被裡發抖臉上已經蒼白的我母親驚恐的將我背起朝著山下的醫院狂奔半昏半醒間我好清楚聽著母親那一聲一聲的「憨囝仔別怕阿母治這……。」等到終於縫好傷口見我已無大礙,牽著我的手走出醫院,我的媽媽才癱軟坐在地上抱著我大哭;才發現一直叫我別怕的阿母,發抖的身軀已經連走路都是困難,但卻仍然抱著我不放,口中依然講著:「憨囝仔,別怕!阿母治這

09-11757415.jpg  

低著頭看著自己半張的手掌,手裡空空的,好像有些什麼真的從指縫中流瀉而去,回不來了。我真的以為所謂的人生,不過就是由一個又一個的機緣所組成的,每每一個無意識的細微動作或者念頭,在後來想起來,才明白往往總是導引自己走入一個不同人生的關鍵點。

只是我明白的太遲了,當我坐在牢房,穿上刑服,事情早已不可收拾了,活了幾十年,到了這年紀還讓年邁的母親,每個禮拜舟車勞頓的來探監。

「媽請妳不用擔心我在這個環境雖然失去了一些自由但是有妳和姊姊們的不離不棄與關愛我很確定未來的我一定會走上正軌,別擔心了……」這是隔著鐵窗透過話筒,我向母親說的一段話,媽媽靜靜的看著我,就只是靜靜看著,我也眼睜睜凝望著鐵窗那端的母親,心裡感到很愧疚,但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許久話筒那一端傳來慈藹的聲音「憨囝仔,加油

她說:「做不對代誌沒要緊,要緊的是,要勇敢面對,要記取教訓,要記得痛,人生很長,時間總會過去,我會等你

這就是我的母親。草籽仔命的太陽媽媽。

在母親節前夕我摸著頭上的傷痕彷彿回到了媽媽的背上染上鮮血的衣服穿在瘦小的身軀一步一聲的憨囝仔別怕!阿母治這。這畫面刺痛著自己,我想大聲的跟母親說:「謝謝您的掌燈引渡,感恩您用自己的青春與生命教導我,生命是向著光而去,明天是不會放棄人的,只有人才會放棄明天,謝謝您!我懂了,我愛您

一切都會變得更好,雖然有些遲了,但請放心,您的兒子長大了,真正長大了,「阿母!當我踏出這個大門的時候,未來換我做您的依靠

 

本文選自《媽媽永遠守候你:白象文化2015母親節徵文「鐵窗內的母愛芬芳錄」專輯》,白象文化出版,http://www.pcstore.com.tw/elephantwhite/M20248645.htm

創作者介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