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窗‧紅豆餅‧汽水

 

臺中監獄 張弘溢

天黑的時候,總是特別適合靜靜的想很多事情;例如一些會讓人哭、讓人苦的事情。

今晚風很冷,毫不猶疑的從鐵窗中穿進來,帶著寂寞跟孤單的冷,拂起我自己刻意隱藏的回憶,那是一種害怕會承載不住的思念。

有人說:「雨是天空的眼淚」那今晚的夜空,是否也跟我一樣,因為思念來敲門才變得感傷;水氣濡濕了每個角落,也一併浸透了我的思緒,下意識的摸了摸衣服,衣服沒濕,眼睛卻模糊了。

大雨滂沱的夜空,或許也正負載著沉重的思念吧?

我模糊的雙眼裡思念的是──母親。

很小很小的時候,我最喜歡吃紅豆餅和喝汽水,可惜父親討厭我吃零食,尤其是喝汽水。其實那個時候父親經商失敗,覺得家裡沒能有多餘的閒錢可以讓我買零食但每天早上當媽媽要出門前,總會抱起我,在耳邊悄聲的說:「傍晚回家再買紅豆餅跟汽水給你吃,乖乖在家等媽喔……」所以只要一到傍晚,我就會拿著小板凳,坐在大門邊一直等一直等,就為了等母親回家的時候,帶回來我最喜歡吃的紅豆餅和汽水;媽媽總是蹲在板凳邊,摸著我的頭,看我開心的樣子,記得有時候母親還會哼著不知名的歌,帶著淡淡哀愁的曲調,直到我喝完汽水。對年紀小小的我來說,每天那個時候是我最大的幸福。

後來長大了才知道,媽媽為何哼著哀傷的曲;年輕時父親原本經營規模頗大的鐵工廠,因為遭朋友連累,反而讓自己辛苦打拼有成的事業給賠上了,不得已身為董事長夫人的母親,只好放下身段去幫人家打掃,做很辛苦的清潔工作;有時候甚至根本就沒吃午餐,就為了要省下錢能在回家的時候,可以給我買一小包紅豆餅和汽水。

隔了許多年後,母親才笑著回憶說往年的故事。

您知道嗎?當時每天傍晚跟母親一起在大門邊吃著紅豆餅聽她輕輕哼著歌,是我好大好大的幸福。我說。

那麼艱苦的年代裡,即使要餓肚子,仍然堅持要省下飯錢來買紅豆餅和汽水給我吃因為能在每天下班的時候摸摸我的頭抱抱我,看著滿足的小臉,也是每天最大的幸福。她說。

手上拿著今天剛寄到監獄的家書,是媽媽親筆書寫。

 10-8866018.jpg  

吾兒:

近來氣溫極寒冷,更平添許多的寂寞和孤單的感受,相信你也跟媽媽有同樣的那種令人刺痛的孤獨。

人家說:「母子連心」不知道你每天黃昏的時候,是不是也跟媽媽一樣,思念的愁緒,總是好濃好濃。

這些年來每天到了傍晚,我就學你小時候,拿個板凳坐在門邊,看著你現所在的方向,我想這樣,兒子一定可以感受到媽媽的思念。

以前小時候你等我的時候,媽媽從來沒有讓你失望,不管多苦多累,每天一定會帶回你愛吃的紅頭餅和汽水,你沒忘記吧!現在換媽媽每天在這等你,希望你也不會讓媽媽失望;只是我老了,兒子啊!你都不知道,人年紀越大越沒膽,會怕啦!就怕媽媽自己先讓你失望,沒能等到你回來……。

都沒去監獄看你,不代表媽媽不愛你,你做錯事就應該為自己的人生負責。而我呢?你的媽媽沒把兒子教好也要負責,所以我跟自己講,不去監獄看你,是我給自己的處罰,你關多久,我就處罰自己多久,哪怕再痛、再思念,這樣才公道啦!

你永遠都是我最疼惜的兒子,媽媽對你一直都沒改變,你自己要加油。放心啦!媽媽也會加油,我會一直坐在這等你回來,一直都在……。

 

媽媽 筆

 

每一個人,來到這世界上,都是母親辛苦懷胎十月所生,而我的母親比別人多賦予了我一次生命,她讓我甦醒、重生。媽媽正一天一天的衰老,然而此刻我甚至無法親口對她說什麼,即便是最尋常的噓寒問暖都不能,因為坐牢我很內疚與愧對母親!我寄予信紙。

 

親愛的媽媽:

母親節到了,這是一個令人感恩、溫馨的日子,希望您從此能快樂,真正的快樂的那種開心。

我要告訴媽媽,謝謝您,讓我每次從睡夢中醒來,都更清楚知道今天生存的意義,知道生命的感動。

我從不曾認為自己有任何資格可以向老天爺求取一點什麼這次,僅有的一次,我磕長頭向上天請求,如果可以,請將我的生命分些時間給賦予我生命的母親,曾經我也是她身體的一部分如果可以,請多些時間給我的媽媽,好嗎?

老天爺沒有說話,那我就當上天已經答應了我的請求。媽您收到上天的消息了嗎?請您放心,您一定可以長命百歲的。

媽媽「謝謝您」我知道這三個字不足以表達我對您的感謝與提攜請相信我依然還是那個等著您手上的紅豆餅和汽水純真的兒子,您從沒讓我失望過,未來我一定也不再讓您失望我,重生的我要用最誠摯的心向您說聲謝謝您!

謝謝您。

我愛您。

兒子 筆

 

鐵窗過後的紅豆餅和汽水,我與母親的約定。

 

本文選自《媽媽永遠守候你:白象文化2015母親節徵文「鐵窗內的母愛芬芳錄」專輯》,白象文化出版,http://www.pcstore.com.tw/elephantwhite/M20248645.htm

創作者介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