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白

 

嘉義監獄 謝仲陵

三十有五了,一番心事竟也壓藏胸臆三十餘年,不知該佩服自己勇敢的教人吃驚,抑或輕蔑自身怯懦到不忍卒睹?總之,幾經思量,我要化告白的字字句句為鎖匙,打開潘朵拉的盒子,因為當一切災厄過去,留下的,會是希望。

成長過程中,您絕非稱職的母親。好吧!容我修正,在我八歲前的印象裡,您仍是完美無缺的,只是日後走樣的程度如崩毀的妝容,不堪入目。若問起我是如何愛您?那我必須坦承:我愛您,在楚河漢界攻城掠地戰敗時,能讓我依偎懷中放肆大哭;我愛您,在遊藝黑白彈跳譜線間時,不厭其煩的以玉指纖纖一再示範,然此情此景全定格在八歲前的回憶。您應該很清楚我的幸福童年轉捩點為何。嗯,沒錯,是宗教。

從踏足宗教起,您便如撲火飛蛾,奮不顧身的一躍而入,像深陷泥淖流沙,不多時,連一個影兒也不復見。我年幼的心靈被劃下一道深可見骨的口子,緊接著,一道連一道。所愛的一切也隨之扭曲:給愛麗絲的悠揚不覺間成了平板惱人的梵音、肉香四溢的獅子頭被素雞素鴨取而代之、熟悉的香水味不再,滿室檀香嗆鼻的教人不慣。最難以接受的是,常年來二十四小時伴我左右的您,一夕間變成夜夜深歸,遽然驟變,讓我不明白出了什麼差錯。我無能為力,只得被迫全盤接受,而這份無奈,也在心圃撒下由愛生恨的種子。

18-4483717.jpg  

青春期的叛逆滋養澆灌了它。既然搞不懂所為何來,那我也不想懂了!我架起拒馬、挖下壕溝,不許您一絲關心進犯我的疆土,拒於千里之外。爸也為了宗教所衍生的問題和您鎮日爭吵,家中不時彌漫火藥味。我想逃,想要逃到一個寧靜的所在,想要尋得往日家的溫暖,乘大學聯考分發之際打蛇隨棍上,逃往外縣市。陌生的環境一旦習慣上了,益發厭棄空有虛名,原為家的地方。我刻意斷絕音訊,阻卻您的來電,非不得已返家,也是沾個醬油便藉故開溜。這下換您不懂了,為此又氣又哭又鬧。我只冷眼以對,心下暗咐兩聲:風水輪流轉,不是嗎?

說來諷刺,直到生命中的驚濤駭浪沖垮我既有的生活後,才如佛家所言,從混沌中頓悟;當赤手打的天下一樣樣被討回時,我跌入前所未有的消沉沮喪,然即便近乎行屍走肉,我仍本能的排斥您,一旦再次接受您,等於否定既定的價值觀,更何況還得捍衛我那不值一錢的自尊。待鋃鐺入獄,我才不得不承認,就連那份自尊也蕩然無存了。

在我以為已一無所有時,發現您竟仍守在我身旁!這事澈底動搖震撼了我。您哭,法庭上娓娓道盡為我辯駁;您泣,會客室內以溫言軟語為我打氣。我不禁疑問陡升:這些年來,難道是我弄錯了嗎?難不成我只見我所見,只關注我所失去的?鐵窗下的日子足以思考與沉澱,答案也日趨昭然若揭。

原來,您之所以晚歸,勤跑廟宇精舍,無非是祈請諸佛菩薩庇佑我,遠離病痛苦楚,在人心紛擾的紅塵中能一帆風順。您的愛一直存在,只是轉了樣貌,因您知爸必能補足您原有的角色,您便可為我付出更多的愛。日前,您在信中露了端倪,更證我所思非虛:「往前看,沒是沒非。大家都有愛,只是愛的方式各有不同,以及被愛的人是否能感受與接納罷了。總之,如果今天有人深深愛我,我是非常感恩的」字字聲如洪鐘敲醒了我,一切豁然開朗。

入獄的代價極其高昂,眾人皆慨嘆所失之多,獨我例外。如墮五里霧的我終能看清真相,重拾家庭溫暖,慶幸自己知道您一直愛著我,即早避免老大徒傷悲的遺憾。媽,我何其有幸能有您一路相伴請原諒我年少時的愚癡莽撞與不孝也謝謝您愛著我而今,我總算能再次大聲的向您說聲:「媽,我會永遠愛您

 

本文選自《媽媽永遠守候你:白象文化2015母親節徵文「鐵窗內的母愛芬芳錄」專輯》,白象文化出版,http://www.pcstore.com.tw/elephantwhite/M20248645.htm

創作者介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