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活寶媽媽

 

臺東戒治所 謝季勳

世上每個人都有一個媽媽,即使孤兒也不例外,媽媽們總是為家人忙碌很多事,所有媽媽基本上都做相同的事,但也因不同特性而使他們有差異,一如我的活寶媽媽!

我的媽媽非常漂亮,她的臉是最不易長胖的部分,有時,我想可能她用腦過多導致這臉型,她這一生都掛著一張小臉,她有張模特兒般的美嘴,她的鼻子不高,就如同我的一般平坦。媽媽說當她年輕時,他的腰圍只有二十一或二十二吋,生了我們這群小蘿蔔頭之後,她的腰就變粗了,大了點的腰使她看起來像卡通人物Zigerr,但我真的不希望媽媽看起來像一個卡通人物,特別是Zigerr

我的媽媽是一個非常戲劇化的人,且在我成長過程中有很多趣味的事發生在她身上,她曾經買了非常像蛇的鱔魚,她想如果在鍋子中放些米酒,煮出來的鱔魚一定更棒,可能鱔魚醉了吧!因為十分鐘後它們都爬到地上了,不知道它們是如何逃跑的,我猜是鍋蓋沒蓋好吧!我怕得跳上餐桌椅上,媽媽也會怕但仍需鼓起勇氣抓,於是她用毛巾把鱔魚抓起來放在容器中,那晚大家聽了這件事後,沒有人敢吃那些鱔魚了!又有一次,大舅給了我們一條一呎半長的土虱,它好滑好難抓牢,於是媽媽硬是抓著它並剖開它肚子把內臟都清理乾淨,接著把它放進蒸籠中,沒想到土虱遇到熱隨即跳出來並在地上打轉,我想應該是神經反應吧。還有件事,媽媽在後院子裡抓了隻鵝,準備殺了祭家人的五臟廟,當她燒了約一百度的熱水並將鵝放下,媽媽卻忘了先將鵝放血,鵝竟掙脫了媽媽的魔掌跑進竹林中,自此媽媽也怕鵝。媽媽的趣事常常是我們茶餘飯後談論的開懷篇,她甚至可以看民視八點檔的劇情入戲太深後,氣急敗壞的整晚睡不著覺……。

22-130179881.jpg  

媽媽在家扮演著一個很重要的角色,她愛我們照顧我們更勝於其他家庭的小孩,然而我竟愚昧地認為:「人不癡狂枉少年」一心追求著名利聲色感官上的刺激為了填補無止盡的慾望從不曾思索生命的意義為何,直到違逆法律,琅璫入獄。

失去自由的日子,渾渾噩噩的我,活在痛苦的煩惱中,意志也逐漸消沉,幸而家人從未放棄過我,不斷地來信鼓勵,將近四年的日子,從南部看守所羈押訴訟,發送高雄監獄,至三年前移送臺東武陵分監,這一路歲月的更迭,媽媽跟著一地又一地隨著遷徙,只為了「探監」。媽媽的探監話題,不像其他人一般,彷彿要一次說盡久別的母子心情,而是劈頭便罵,我承認輸得心服口服,然後當會客時間到來前,媽媽的愛顯露無遺的叮嚀著我要照顧好自己的身體,感受媽媽帶來的喜、怒、哀、樂,她讓我真實存在沒有被放棄的感覺,甚至擁有一幅完整的溫馨家景。

萬籟俱寂的深夜裡,往日的種種一幕幕鋪陳在眼前,每每在會客窗前望著媽媽,心中便泛起心疼與不捨,而我竟連一句簡單的問候、關心的話語都說不出口。又是一年一度的母親節即將到來,下次母親節懇親會當兒,我一定會跟媽媽說:「媽媽!有您真好,您真的好偉大,我好愛好愛您,我敬愛的媽媽,這輩子能身為您的兒子,真是我一生中最大的福氣,謝謝您的養育之恩,以及您的深情摯愛

 

本文選自《媽媽永遠守候你:白象文化2015母親節徵文「鐵窗內的母愛芬芳錄」專輯》,白象文化出版,http://www.pcstore.com.tw/elephantwhite/M20248645.htm

創作者介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