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來埋藏心裡的一些話

 

臺東戒治所 想家的人

提起猶如千斤重的腳步,走過昏暗潮濕的地下道,拾上彷彿無盡頭的階梯,來到了最接近自由的房間裡,坐在此刻屬於我的6號窗前。收押後的第一次會客,內心十分忐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家人以及敘述這裡所發生的一切,感覺自己糟透了。轉頭望向被開啟的門口,在魚貫般進入會客室的人群裡,企圖搜尋那熟悉的身影。當看到母親時,我整個心都揪在一起了,此刻的她,神情憔悴、雙眼紅腫,完全沒有像平日那自若般的神色。我試著用輕鬆的話題去安撫母親,卻徒勞無功只換來無語的啜泣聲……那是在923月的臺北看守所。

母親出生在臺灣剛光復後的窮困年代裡,從小洗衣煮飯帶小孩是基本功,因外公是果農,所以還多了到山上種水果的粗活重男輕女的觀念下,讓成績十分優異的母親,國小畢業後也無法繼續升學而要開始工作賺錢貼補家用。那是一個無奈的年代啊

母親常說這輩子最遺憾的就是無法好好念書當年如果可以讀書說不定她的人生就不會如此坎坷。每次說完母親總是很無奈的笑著。她將自己無法完成的心願,寄託在三個孩子身上,希望透過讀書能改變未來的生活。或許是這個信念,才讓母親遭受到任何委曲痛苦也和血往肚吞。嫁人之後並未讓老天爺眷顧,婆婆長達20多年言語與肢體的虐待夫家家道中落後一肩扛起生計的辛苦婚姻的暴力背叛與離異被親友惡性倒會的雪上加霜說真的母親的人生豈能用一個「苦」字來形容。

隨著時間的過去母親以為苦盡甘來時而我卻因案被收押這令母親情何以堪!

透過電話的啜泣聲讓我不敢抬起頭看母親,因為我害怕看到母親難過的神情會忍不住流而她會因此更加傷心同年5我終於獲得交保的機會,但這卻是母親另一段痛苦的開始。

28-143592544.jpg   

我的官司纏訟了12年,是人生最黃金的12年歲月啊!每次的開庭,不管風雨,母親總是到場聆聽每次的判決,母親總是因無罪而開心,因有罪而難過。為了我因官司丟了工作而憂心為了我因官司沒有女生肯嫁而煩惱。這12年來,我努力的讓母親安心,終於開了店有自己的事業,也遇到一位好女孩肯與我攜手面對未來時卻因為官司敗訴定讞而在結婚宴客前入監服刑唉~天底下最不孝的人就是我了。

從被收押到入監服刑,這12年來心裡一直有些話想對母親說,但因本身個性使然,總是話到了嘴邊又吞了回去。幸好有這個活動,我終於能將內心話轉化成文字讓母親看到,雖沒有華麗的詞藻,但卻有我最真誠的話語。

 

母親:

感謝妳為這個家付出一切,在飽嚐了婚姻中所有的不幸與遭遇了人生裡許多的苦難後,妳依然咬緊牙根勇敢面對未來。是妳的含辛,我們三個小孩才能平安長大;是妳的茹苦,我們這個家才沒支離破碎。妳為了這個家做了那麼多,而我卻讓妳在應該享福的花甲之年還要面對我入監服刑的生離之苦。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我心中的懊悔,孩兒只知道在監好好表現早日出獄回家與妳團圓才是對的。請妳好好保重身體,別忘了,我還要帶妳出國去四處走走喔!

老媽,我愛妳,母親節快樂!

 

本文選自《媽媽永遠守候你:白象文化2015母親節徵文「鐵窗內的母愛芬芳錄」專輯》,白象文化出版,http://www.pcstore.com.tw/elephantwhite/M20248645.htm

創作者介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