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媽媽的手回家

 

臺東戒治所 黃晨瑋

這條應該是逆旅生活中期待而快樂的路,此刻卻像層層的鐵門,每關一道,晦澀心情愈加沉落。

四年了,第一次參加獄中的「面對面懇親」活動,母親特地請假前來,這是入獄以來,首次與母親如此接近。

母親因工作關係無法常來探監,只能每逢過年來看我一趟一年年過去,偶遇難求的懇親活動,望著鬢邊漸漸灰白的頭髮和那顫顫的樣子,在每一根手指上纏裹著一截一截藥帶,像一根根針扎在我心頭,令我痛楚不敢正視。是什麼樣的折磨,使母親原本削瘦臉頰更為憔悴妳仍強打著精神說:「沒事水泥咬的」母親微笑著說。

就在面對面的接觸後,母親與我難掩興奮的交換著彼此的思念急切的絮絮碎語,彷彿要一次說盡久別的母子心情。懷著一腔惜福的充實感,仔細聆聽母親描述家居的片段。對話中,我試圖從她的描述中,努力的拼湊出一幅完整的溫馨家景。

曾幾何時,遊走在都市叢林中的我,越來越叛逆,在一次酒宴中,碰到一個不相識、喝醉酒的年輕人,因為互瞄一眼,加上互有酒意,發生衝突,對方就在如此情況下被我和朋友殺傷,也讓我從此踏上這條不歸路「家」不再是我的避風港,而是令我慚愧的牢寵。

母親是一個性情溫和個性木訥的人她對我們子女的言行絕不用命令來規範,她教育子女,完全著重潛移默化,出事的那晚,我永遠不會忘記當時母親在警局時的難色,將近三個月的日子中逃亡,一次又一次和人衝突打架,惹了一身紕漏,直到落網的那一夜,消息傳回家中,母親急速的趕至警局,當對方家屬懷抱著滿心忿恨為他們討公道而對我拳腳相向時,母親抱著我,代替我跪著向對方求情的景象,是我一生所難以忘懷的事。

29-150773027.jpg  

有一次我告訴母親:「媽媽,有時我在想,如果能夠重新選擇,我寧願被殺傷的是我,那麼您不會總是為我操心和煩惱

母親當時就簌簌地流下眼淚說:「雖然我不喜歡你當歹子殺人,但是我也沒辦法接受,我兒子被人殺傷,你再壞都是媽媽心頭上的一塊肉

現在我看著母親,拖著疲憊的身軀來探望,並不是要求我的懺悔,而是內心最深摯無私的關懷,我因為自己的偏頗思想,不但害了自己,也傷害、折磨了母親多年。雖然幾次想求她原諒我的行為,但每次又為內心中,那種習以為常的無情所冰凍。

為什麼?殺人不曾害怕的我,說不出「媽媽!我愛您?」

這些年遭遇的橫逆使我經歷了成長和許多難以彌補的錯誤最後悔的是母親至今仍為我賠償被害人賠償金而從事水泥小工而勞累,以及是過去我沒有付出更多時間陪伴母親,擁抱母親

看著母親灰黑參半的髮絲,才頓覺長久以來帶給她的創傷又豈是當下幾句安慰、抱歉的話,或是幾年的遵守監規,就能彌補得了。

懇親活動的尾聲,我起身緊緊的擁抱母親,似乎想要在短短的幾秒內,將這快要遺忘的感覺烙印在心底,媽媽!您可知道擁抱的時刻,我腦海中一再浮現的畫面是您獨力扶養我們四個孩子,其間飽受生活壓力和折磨的點點滴滴。

望著您頻頻拭淚的步出會場,我強忍住撲前擁抱您的衝動我在心裡吶喊著:「出獄之日,我一定會牽著您那雙布滿歲月痕跡的手,昂首陪您回到那個我曾經愧疚,如今深切渴望的家

 

本文選自《媽媽永遠守候你:白象文化2015母親節徵文「鐵窗內的母愛芬芳錄」專輯》,白象文化出版,http://www.pcstore.com.tw/elephantwhite/M20248645.htm

創作者介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