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命的媽媽

嘉義監獄 陳金良

夜半夜鶯的啼叫聲此起彼落吵個不停,彷彿在叫著自己趕快清醒。這一刻又是一個輾轉難眠的殘眠,冷冷的凝望鐵窗外的夜空還是那麼明亮,微風輕拂著樹稍舞動樹影,撩起內心對故鄉的思潮,對母親的歉疚與思念,媽媽對不起,我是那麼不孝,就在您最需要我的時候不在母親的身邊,偏偏愚眛的我犯罪入了監讓母親那麼傷心難過,於此內心懊悔不矣,此時除了百般的難過及對母親萬般的道歉,我又如何能在此時為母親有所作為呢?母親年過八旬年事已高,此時又能靠誰奉養?為人子無法在母親身邊盡孝,為人子之悲哀呀!

 

回首過去,自我小時懂事以來,從小至今母親真是個苦命的女人。父親是那麼不爭氣的浪蕩子,不務正業、沒有責任心的負心漢而祖母又對母親偏見是那麼深在這個家談不上幸福可言在不得不的情況下就帶著弟弟投奔娘家。頓時我便失去了母愛一段日子,但每過幾年祖父都會帶著我到外公家與母親見面,小時母親總會用毛巾輕輕擦去我臉上的汗水,並溫柔的對我說:「兒呀,你又長高了許多了,要聽阿公阿媽的話,你要乘,要努力好好的讀書,媽媽賺錢不容易,很辛苦,要體諒媽媽,媽媽很想你……」此時是我感到最幸福的時刻,也是最難忘的時刻,有媽媽真幸福,真好。

                                                  17789188  

長大後與母親同住在一起,有母親的日子裡有母親的疼愛母親的關懷,每天生活在母愛的滋潤裡,對母親是那麼依賴,有時候有那麼點放縱不聽話,又加上媽媽不識字,總會有著自己的想法和自己的作法,惹媽媽很不高興,有時沒耐性的我總會被媽媽問得不耐煩口氣就沒有那麼好想到這裡眼淚不下來深深責備自己的不孝不懂得珍惜有母親的那種幸福可貴

 

前些日子女兒帶著母親來會面,母親蒼白的頭髮,瘦小的身子泛紅的眼眶問我:「兒呀,你幾時才能回家?在這裡面要乖,不要與人衝突,要聽大人仔吔話,好好表現才會卡早轉來」盡管母親年紀那麼大了,那關心關愛的叮嚀是那麼溫暖動容,媽媽謝謝您。會客菜是小黃瓜炒豬肝,這是家裡祖孫三代人最喜歡的菜,媽媽的味道一點都沒改變,是母親親手做的菜,一點也沒有變,還是那麼好吃,這滋味直叫我眼淚往肚子裡吞。多希望我有雙翅膀能飛回母親您的懷抱裡,但我不能,目前不能回去。

 

我會聽母親的金言良語、訓戒,好好表現,爭取好的成績期望得到假釋提早回家,回到母親的身邊盡孝奉養母親,有媽的孩子是個寶,失去母親的孩子是個草。

 

願母親在上帝的帶領下一切都平安喜樂。願主的憐憫,但願母親身體健康。願母親得主的恩典,過去的悲傷、淚水在往後的日子裡有著上帝的祝福。阿們。

創作者介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