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

臺北看守所 邱合成

在回想生命的旅程中曾經回家是一種既簡單又容易的事和母親一起吃飯的時候,完全不需洗碗、煮菜、燒飯,唯一要做的事就是把飯菜一口一口的吃完就行了。而每當晚上深夜未歸的時候,占了大部分的來電均是母親所播打的,所以總是把許許多多的事,當成是一種理所當然。

 

有時候命運的轉變是無常的,當我突然失去回家的權力後我的世界陷入了恐懼與絕望之中。以前所覺得厭煩的叮嚀變成心中一句句徘徊不去的遺憾,簡單的一頓家常便飯成為了難以觸及的渴望。或許是自己的想法改變了,也許更是被判定了死刑所感受到的體悟,所以非常珍惜每一次與母親的面會,因都有可能是最後一面。

 

我的母親是一個女工,學歷不高,字也認識不多,但是在媽媽的這個職業上是全勤的,她支領的薪水是看著我成長,她付出的努力是歲月。然而我的過錯卻造成母親跟著受苦。

 

如果母親曾經的希望是扶養我長大那現在盼望就是陪著我堅強的活著,所以我也必需好好的過著每一天。

24574465  

如果我曾經的願望是事業有成那我現在的盼望就是希望母親平安健康,帶著減輕煩惱過日子。

 

如果時間能倒轉,我願意提早放下手邊工作幫您分擔家事陪您走走。

 

如果能倒轉時間您所撥打的每一通電話再忙我都會回覆讓您知道我平安。

 

如果還有那麼一點可能,我希望能有孝順的機會,因為是您讓我看見這世界,因為是您用珍貴歲月陪伴我成長,因為我對不起您。

 

如果真有如果,下輩子請讓我記得您。

創作者介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