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思念

臺東岩灣技能訓練所 林坤

那晚,我夢見了母親。

 

夢裡,時間凌晨三、四點,冬天,正好一波冷風面來襲,外頭非常寒冷。我在溫暖的被窩睡得深沉,忽然被門外母親的叫喚吵醒,心下有氣,感到不耐。

 

母親經營早餐小販,每日都得那樣早起,十年如一,刮風下雨,從不曾見她喊累或休假過一次,身上除一些酸痛老毛病外大致算健朗。她每回來探監時都會這樣說:「我不能病,我還勇健的很呢

 

長年進出監獄的心情,怎麼說呢,彷彿命運枷鎖,想來就感到無比沉重且無奈。但人生的不順遂總不能老是牽強附會、抱怨命運如何的,想改變,就得起而行去做點什麼。

 

母親常說:「人只要肯做,哪天一定出頭天

 

我知道母親從來就沒放棄過我。

 

夢裡剛出獄的我雖然有心改變但一時找不到穩定工作心情難免浮躁受影響。母親安慰我別急,工作慢慢找沒關係。而這期間,為分擔她的勞苦,我答應一起幫忙早餐店的生意。

 

服刑時,母親的包容、鼓勵與支持都是具體行動付出的愛例如,母親只為短短十五分鐘的探見,專程高雄臺東兩地冗長而勞頓地往反,通常就花上整天時間。可想而知,母親透早起床擺攤,收攤後還得趕火車,但她從沒一句抱怨,會見時臉上一定掛著慈愛的笑容。

 

母親不識字,她寫來的信,字體歪歪斜斜,有些字看不懂,得猜。我想像母親就著一盞檯燈,神情專注,透著老花鏡片放大的度數,枯搜腦袋有限的字彙,努力在信紙上一個字一個字地寫出來的畫面……。

 

人說母子連心,那之間好像真有那麼一條線,我看見了,也感受到了,在我人生遭逢挫敗最不堪的時候拉著我,給我愛

 

媽媽我愛您。

 

每回想當面向母親講出這句話時,或許是因為心底的思念太滿,總覺得怪彆扭而作罷,而那不斷累積形成一個夢。

 

夢裡因為被吵醒我故意不理母親叫喚假裝睡死叫不醒;一會兒,只聽她將門輕輕帶上,兀自下樓,依悉聽見她口中喃喃唸著:「睡得這麼熟,還是讓他繼續睡吧……」接著便聽見她騎上機車出門的聲音。外頭寒風不減,呼嘯著。

 

是我自己親口答應母親要改變的。我這樣做對得起她嗎?此刻母親的心裡一定相當難過;傾刻間,我感到懊悔自責,心強烈地揪著而隱隱作痛;而也就在傾刻間,我竟分不清夢境場所是家中房間抑或是監獄的牢舍?

               0068  

我起床,下樓,追到母親的早餐店。騎樓下,我看見她一個人坐在一張小矮凳,頸間圍著一條紅色的小圍巾,雙手壓揉著自己的腿部,表情看來有點痛的樣子。我急問母親怎麼了?

只見母親溫言說:「不要緊啦。都是些老毛病啦

 

突然間,我雙腿一軟,膝蓋著地,咚一聲跪在母親的面前想講點什麼,只感覺周身奇異溫暖,就像母親的懷抱,這時夢就醒了。

而我人在牢裡。

 

在母親節前夕想對媽媽說的話很多,道不盡。

但這句一定要說:

 

媽媽,您辛苦了!

創作者介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