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一位作者坐著計程車離開後,我回到辦公室,突然有種感覺:替人出書,好幸福!
這位作者是一位布農族的女急診室醫師,她帶著肚子裡的寶寶,專程到公司來拜訪,同時將三本繪本的圖稿帶來交給我們。
和作者聊了很多,除了這一系列繪本的製作及後續行銷宣傳上可行的方向外,也聊部落文化、教育、帶孩子的心得、我們剛好都認識的明道中學凌健老師、她的親戚田雅各醫師作家、我們以前從事社區總體營造的點點滴滴、創作、還有替人出書的心得、去年我家人去司馬庫斯的經驗……
每一位作者都是一本翻閱起來讓人獲益良多的好書,如果讀者懂得品味和欣賞,每次一和作者的接觸,都是一趟短暫但讓人回味的旅程。
回想起來,我也曾經和第一次碰面的香港客戶從下午五點聊到晚上八點,多數客戶都會和我聊上一至兩個小時,但其實若只是談出書的公事,談話時間可能只需半小時不到。如果我手上不是總有那麼多事要處理,我想和作者們聊天的時間,應該會更長。
有時候,我會跟作者分享一些創作心得與經驗;有時候,我會把書架上某位作者自費出版的書拿來跟作者分享另一個出書的故事。有時候,我會講得太多,讓客戶知道我們只拿「合理利潤」而不拼命賺錢,或是不會見獵心喜跟大老闆客戶多收半毛錢的「經營原則」,但認同或贊許我們「堅守文化人做生意」立場的客戶總是佔多數。
 
另一位客戶從早上十點和我聊到十二點多。他是一位六年級末段班的年輕人,和朋友合夥創業搞網路理財投資資訊服務,預計將明年(2012)的十幾本書的出書計畫交給我們做。
和創業者聊天,我會多聊一些創業心得與經驗。這個台大畢業的男生,一早剛從嘉義離開坐月子中的老婆與孩子,北上上班途中到台中來找我談「合作」,今天寒流的尾巴還在台灣甩尾,這種熱忱一下子就溫暖了會客室。
我有一個口頭禪:「你不一定要找我出書」,因為我認為,作者與客戶剛來瞭解自費出書服務時,我的任務就是和他聊天,讓他真的清楚出書的好處與缺點、能做到的與做不到的事。同樣地,我和這位掛著營運長頭銜的朋友也是這樣講,雖然他多次明確地說:要跟我們合作。
除了出書,我反而花了不少時間,瞭解他公司的服務內容與獲利模式,看能否提供什麼建議或想法讓他們參考,或者讓他知道,我的公司可以提供什麼互惠的資源,可以一起來建立具體的合作模式。
很多人還不知道,出書確實是一種擴大行銷效果與品牌知名度的「工具」,但工具要仔細花時間製造,才能發揮最好的助成效果,而「助成」與「成功」畢竟不同,在資源有限、大環境依然艱困的情況下,本業的獲利模式才是「成功」兩字是否能如願實現的基礎。
因此,我們從出書聊到創業,從我們的服務聊到他們的服務,從我們各自能做的事聊到能一起合作的事。他才剛三十出頭,就已辭去工作和朋友一起創業,我三十出頭時還蹲在報社裡思考著要試著創業或是拼看看能不能出本書當作家呢。
 
出書,多半是夢想實現的旅程中,一條風景迷人的小徑。
和作者在小徑上相遇、閒聊,總容易被融入那溫暖而光亮的圓夢藍圖裡,被感動。
這種參與,也是一種幸福!
創作者介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