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面

屏東監獄 黃文財

每逢溫馨的五月到來時,總是不禁特別憶起過世的母親。

 

我生長在臺中靠海的大安鄉,兄弟姐共8人,排行老么的我從小就受到大家的疼愛,也因家中的環境貧困,一大家子全靠父親打工賺錢養家,母親也是從日出忙到日落還不得休息,更時時還要照顧我們一大伙小朋友,猶記得初上小學時,穿上一套嶄新的太子龍學生服,心裡特別的喜悅,因為全班只有我穿得最好全沒會去想到這是母親省吃儉用甚至負債借錢讓我滿足虛榮心這是件讓我深刻記憶的事。每每想起母親對我的愛及關心,那種無私無悔的付出心中就一陣悸痛直到我們這群小孩長大成人母親都還是一樣的關心我們。

 

自我16歲踏入社會,所交往的盡是一些不良少年,當我和他們混在一起玩樂時,全然未曾記起母親從小就叮嚀的話:「財仔,不通學壞,做壞歹事」因年少氣盛,打群架,不務正業學徒做沒二週就不幹了,在外跟著所謂「大哥」鬼混,因此就成了警局的常客,而每次都是母親來保我,也不曾打我、罵我,總是苦口婆心的規勸我:「財仔,歹路不通行」一而再、再而三我也習以為常也就當做耳邊風聽一聽就算了至此小過不斷大錯也就來了──「販毒」。由於金錢上的誘惑,再加上財源來得容易,這條不歸路終於踏上了,判刑六年,而母親也總是在百忙中從家中搭車到臺中監獄來與我會客往返最少花費4小時從無怨言,只有再三交代:「好好照顧身體,乖乖的聽話」是那麼的樸實,親切的聲音,並沒使我有所懺悔,反而覺得理所當然,母親大人,我讓您失望了。

 2602628  

再度入獄時,法官宣判18年,販賣海洛因。而我已染此惡習,直到有次母親來看我時,蒼白的頭髮,老態畢現,讓我突然發現,心目中過往她的身體總是健康強壯的,然此刻,一切都變樣了,大姐推著輪椅,母親坐在上面,拿起話筒時,我趕緊問大姐,母親怎樣了?生病,加上操勞過度,高血壓等疾病,手拿著話筒的大姐告訴我。當下我趕快對著母親說:「您要好好保重,知道嗎?」這時我臉上的淚水已潸潸流下。母親此時輕聲細語的對我說:「財仔恐怕阿母以後沒法常常來看你了全身都是病你不通再吃毒啦,好嘸?以後要好好做人,我不知能否撐到你回來呢?」聽到母親講這句話時,心中酸澀淚水瞬間暢流不止,哽咽的說不出話來。此時大概是我這輩子最傷心,最難過的一次

 

會客終了母親還不時的回頭向我揮手,殊不知,這也是我今生最後一次看到她的慈祥面容。二週後大姐來告之,母親因急性肺水腫,導致各種病復發,因而往生,剎那間,我無語問蒼天心中的悔恨,非筆墨難以形容。

 

母親:我這六年來在獄中,已徹底的醒悟,不會再碰毒,定當好好做人,以慰您在天之靈,謹以此短篇遙祭我思念的母親

 

創作者介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