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陶樂思
坐在電腦前想著如何介紹張天宇這位狂放浪漫的紐約街頭藝術畫家,腦海中先浮現的卻是張天宇的夫人宋瑜華小姐,心中也不斷思索著,到底是一位什麼樣的女性,會默默的持守著家庭,成為先生堅強的後盾,任由先生展翅飛出不一樣的天空?
張天宇先生原是一位退役的砲兵少校軍官,他玩過飛彈、火箭、金門240大砲,還在野戰部隊待過八年,退伍後也曾任職高級壽險顧問。但這些經歷,都壓抑不了他體內浪漫癡狂的藝術家靈魂。1999年,他毅然離開台灣,飛到堪稱全球藝術心臟的紐約,成為當地的街頭藝術家。
紐約本就是一個各式文化匯集的大本營,在花花綠綠繁盛繽紛的藝術外表下,藝術家與藝術家、各名校大學教授、紐約市政府官員、市井小民、警察、律師、餐廳老闆、攝影、書攤、小販、流氓、地痞等出身迥異的各路英雄好漢,爭相磨蹦出不同的藝術火花,這樣的際遇見聞,也豐富了張天宇的創作張力。

在紐約的「街頭藝術」界,爭地盤搶客人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不止藝術家彼此之間的地盤之爭,連攤販、流浪漢、扒手、裝瞎詐騙的,個個都想來插上一腳,驚險之餘自然趣事也不少。
紐約百老匯街上一塊「芝加哥」的招牌下創作,張天宇與許多街頭藝術家都在那兒擺攤創作,同在那區域的其他兩位畫家「老禿驢」跟「黑狼」就曾因地盤之爭大打出手,雙雙進了警局被罰款一萬美金。但事情並未就此打住。後來老禿驢與黑狼又因搶客人起了摩擦,兩人又在街上打了起來,掛彩的黑狼自個兒打電話叫了救護車到醫院拿了驗傷單,聲稱要聘請律師告老禿驢,卻耐不住怒火拿了辣椒水噴在老禿驢眼睛,痛得老禿驢哀嚎不止。兩人就這樣冤冤相報互整對方,直到再度進了──那個由兩百二十個國家、三百六十五種文化,由偷渡客、毒梟、妓女、牛郎、愛滋病患者、強盜、扒手、地痞流氓集合而成的──紐約監獄。

輾轉換了幾條街,張天宇來到了威廉街。
這時,紐約市政府正準備執行四百條街到禁攤方案,於是所有的攤商便進行大規模的抗議集會遊行。
滿腔熱血的張天宇,當然不能不參加。他拿出軍旅生活答數訓練出的丹田力道,率先在遊行時大聲高喊著「Artis Freedom! Artis Freedom!(藝術自由!解放藝術!)」,使得整個遊行隊伍情緒激憤了起來,這一夥藝術家也因此上了各大報紙,成了新聞人物。

在紐約這顆大蘋果裡,新鮮事當然不止這些。
搬到「雙橡園戲院」的某天晚上,剛過十一點的時候,一對南美裔的小情侶來要求張天宇做畫,談定價錢後,小情侶就帶著他直奔賓館「開房間」,讓張天宇對著他們兩人「妖精打架」的過程作畫。約莫一小時之後,張天宇收了作畫的錢,搭計程車回到「雙橡園戲院」的攤位,將發生的事如實的告訴了幾位前輩,一夥人就在那咿咿啊啊的學著小情侶「貓叫春」,讓攤位頓時春色無邊!
另一天下過大雨,來了一位老先生邀請張天宇幫其夫人作畫,說是要給夫人的生日禮物。一到老先生家,發現老先生的年輕夫人正裸體生香的躺在那兒等著張天宇。老先生說,自己因年紀大體力不行,希望張天宇代為「人道」,嚇得張天宇連番拒絕,作畫時心裡直擔心自己被霸王硬上弓,失去了基督徒的三貞九烈。

不管是戶外搶地盤、互送相惜的眼光;還是集結示威高聲吶喊;或是現場成人秀、險成慰安夫;在這光鮮亮麗都市裡所遇到的所有經歷,都內化在張天雨的藝術細胞之中,成為創作的血液。
欲振翅翱翔的翅膀必須有無後顧之憂的心。
反觀張天宇的精采,若沒有妻子宋瑜華六年來妥切持家、悉心教養小孩,沒有她堅定的支持,我想張天宇也無法彰顯他身體裡的藝術才氣,放手飛出現在這片領域。
人說,每個成功的男性背後都有位偉大的女性,我想這對賢伉儷,就是最佳的寫照。

創作者介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