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塔

 

臺北分監 游又丞

不論是離鄉背井出外工作打拼,或者是身不由己暫時失去自由……因為各種原因而距離家門千萬里的遊子們,總會覺得自己故鄉的月比較圓故鄉的水比較甜以往那習以為常的呵護照料揮之不去的擔憂叨念,如今卻是彌足珍貴!

小時候的記憶中充滿媽媽抱怨的淚水我與尚年幼的妹妹最怕遇到酒醉後的爸爸返家,而當他終於精疲力盡地倒頭大睡後媽媽總是必須收拾宛如暴風刮過的環境拿出瓶瓶罐罐來塗抹兩個小孩身上新增的傷痕,每逢此時她也總少不了告誡我不准學爸爸這模樣,叮嚀妹妹以後嫁人要睜大眼。媽媽不只一次說想結束這婚姻,使她含忍下遠走高飛的念頭,就是放心不下兩個孩子年紀尚幼。若有人此時問我將來志願是什麼,我會回答:想當個除暴安良的警察,好保護受盡委屈的媽媽。

就學時的記憶中,充滿媽媽刻苦的汗水,似乎已經認命的她變得鮮少在孩子面前流淚了。歲月和風霜不僅在她臉上留下些許痕跡,更彷彿令她的心靈建起層層高牆,說是鐵石心腸倒還不致於,但終究精神上的創傷及疾病,著實隔絕開她與人群間該有的社交活動往來,獨自肩負著自己與孩子們的生活溫飽及重要的教育學費。若有人此時問我讀書的目標是什麼,我會回答:想出人頭地的最大動力是要賺大錢,好讓媽媽可以輕鬆點。

20-146396993.jpg  

踏入社會工作後的我,由於在外縣市工作,所以並不返家興許是突然少了從小到大媽媽時時在旁的耳提面命,當初拼了命想趕緊長大的初衷漸不復在,更甚是踏入歧途,學會使用毒品來逃避我該有的責任──成為媽媽的依靠與驕傲眼下桎梏加身面臨長達十幾年刑期的我,若想和媽媽見上一面還得隔著會客專屬的會客窗臺,那看似薄薄的一片壓克力,實則澈底隔絕開內外兩個世界。因為二度就業的中年婦女沒有一技之長,在外討生活非常不易,每幾個月才得以抽出時間趕來會客,而每次會客時總會覺得媽媽似乎又比上回見面時多了幾縷銀白色的髮線。

「媽,對不起!我讓您失望丟臉了……「過去就算了!媽媽會等你出來,重新開始,而媽也一直相信我的孩子絕不會是壞孩子,媽會看著你重新證明自己的那天,要加油喔

媽,謝謝您從小到大為我所付出的一切,更要謝謝您至今不離不棄的包容與鼓勵!因為您的這句話,使我這離家許久許遠迷失於道途中的遊子,重新找到了回家的路。母愛的光輝如座燈塔般,指引著每個迷途忘返的遊子們找到回家的方向,即便途中再惡烈的狂風暴雨也阻擋不了它光輝的照耀,便時時無聲地提醒著尚未返家的遊子──別忘了這兒有個為你保留位置的避風港隨時可供你停靠休息,然後再重新出發。

慈母手中的線,縫成遊子身上的衣,唯恐遊子遠遊忘歸,便在衣上縫上了思念。

 

本文選自《媽媽永遠守候你:白象文化2015母親節徵文「鐵窗內的母愛芬芳錄」專輯》,白象文化出版,http://www.pcstore.com.tw/elephantwhite/M20248645.htm

創作者介紹

自費出書找白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